GR20,山之巅,海之间

我答应自己一定要把GR20记录下来,用照片,用文字,就像答应自己一定要走完GR20一样。GR20走了15天,这个游记也拖拖拉拉写了大半年。本来答应自己,一周写一天的游记,不急不赶,好让自己慢慢回味;但到后来,一周一篇也完不成了,一是因为工作上忙了起来,又跑出去玩,再又是写到后来也便词穷了,翻来覆去那片山,写来写去那些人,自己都嫌乏味,怎好意思拿出来?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,便秘似的,努力了半天,却始终是个屁。但事情开始,终归要有个结局,一言既出,万山无阻,答应自己的事要完成。于是给了自己一个期限:2015,GR20一周年之前,终篇。于是便有了此文。

——题记

科西嘉岛位于地中海,是法国最大的岛屿,地中海第四大岛。位于法国南部,意大利西北部,是一个高山岛,山体多为花岗岩,岩体呈绯红,玫瑰和绛红色。因其风景秀丽而独特著称。GR20 是一条纵贯科西嘉岛的徒步路线,被誉为欧洲最美丽也是最难的徒步路线,全程180公里左右。徒步路线从南到北纵贯科西嘉,覆盖了科西嘉岛上主要的山峰,也是一条走在山峰之上的路线,经常要从这个山峰爬到另一个山峰,从这个悬崖挪到另一个悬崖,每年都会有人失踪亦或丧命在这条路上,其险可知;山巅之上,群峰林立,奇石嶙峋,时不时地镶嵌着蓝宝石一样高山湖,山的那边是海,海的这边是山,其美可见!GR20分南北两端,以中间小镇Vizzavona为分界点,北段9天,南段6天,总得来说北峻南秀,北险南缓:北段多为石峰,乱石穿空,数不尽的峭壁石岩,鲜见植被,猛士般的矗立在灼日之下;南段平缓,多穿梭与山林之中,郁郁葱葱,纵是奇山怪石也一定要躲在云雾中,扯几片绿色来遮掩。

出场嘉宾:

一共9人,分南北两队,北队走了全程,南队先自驾环岛,第9天于南部起点与北队会师。

北方五人组:

Wonder本次GR20组织者,巴黎徒步群randonneeclub灵魂人物,身高步长,疾步如飞。

姗姗:女,汉子,高七尺,壮如牛,一般男人打不过,攻击力99,防御力99

妈蛋:典型四川妹子,整天满口“妈蛋”,所以外号妈蛋,开心果,萌妹子,负责搞笑。

亮:悬崖峭壁之上飞檐走壁的壁虎。

楼主本人:屌丝程序员。

南方四人组:

冰冰:黝黑的皮肤,结实的肌肉。。。我为什么想到的是小学语文课本里的《挑山工》。。。帅哥一枚

小云:炎冰的第一夫人,做的一手好菜,贤妻良母的典范,男人嘴里的“别人家的老婆”。

S.Mosquito:众人眼中的女神

钱姐:文能穿针绣花,武能上山抱瓜。(有典故,文中有详细介绍)面目清秀,气质非凡。

Day0 Calvi
2014年8月15日,我们一行九人空降Calvi。是日,大晴。Calvi是科西嘉岛西北沿岸的一个小镇,似多数地中海的海港城市,伸出长长的触角,熊抱着静谧的海港里,海港中一艘艘游艇铁索连舟般的肩并肩挤着,这里的游艇绝比不上Cannes海岸游艇的奢华,身材多娇小,但足以完成在附近海域上的浪漫:轻轻的在湛蓝的画布上扯出一根白线,吹着海风,任凭海浪摇晃着船身,甲板上绝不能穿的太多,或坐或躺,享受阳光。


Calvi的主要建筑多在山上,俯瞰海港。建筑多呈土黄色,建筑本身并无奇,只是夹在那天蓝和海蓝之间,就愈发的扎眼。


城不大,半个小时足矣环城。游毕,索性顺势而下,挪到海边的礁石上,水至清则无鱼?那绝不是地中海的水,数米的海水站到岸边,依旧可以将海底一览无余。更上泳衣,纵深一跃。带上潜水镜,任小鱼穿梭与指隙。


今日戏耍是GR20的前奏,翌日,才是真正的开始。说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,是绝不为过的。

Day1 2014年8月16日Calenzana – Refuge d’Ortu di U Piobbu。
距离:10km,上升海拔1295m下降50m。

上回说到,我们一行九人空降calvi,今天就是我们分兵两路的日子,一路人马沿科西嘉西海岸线自驾环岛吃喝漂(漂流)睹抽(抽风)的腐败游;而另一路人马就要踏上了GR20的征程。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支。GR20的起点位于Calenzana,一个位于Calvi东南部的小镇,相距15公里许,早上6时起床,收拾停当,吃罢早饭,炎冰大哥将我们一行五人开车送至Calenzana,便“分道扬镳”了。

沿Place de Calenzana寻径西南,沿红白标示而行,不出几分钟便出了小镇,进入山林。起初的路不算难走,大多依山而行,从树林中穿过,坡度缓和,但持续上升,耗费点体力而已。到达第一个山顶Bocca di Ravalente时,回望脚下的Calenzana和远处的Calvi,因山不高,遮掩了许多,只能见到树叶缝隙中折射处的一点红墙白瓦和远处Calvi伸出的长长的触角。

行至半山腰时,近午时,早饭吃的早,此时便已饥肠辘辘,因为山高险峻,不敢大意,也为了贮存体力,大家大多轻装上阵,午饭主食多是干面包,大多从上家客栈“偷”得,所谓“偷”不如“拿”来的乖巧,这是欧洲徒步者几乎不成文的“规定”,因为一路少有补给,而面包又是必需之物 ,饿可充饥,困可作枕,就算遇到野生动物,当砖头扔出去也是真真极好的,所以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,一路上带的多了就会让背包显得笨重,吃着也碍口,而客栈多是无限量供应,所以大多徒步者会备好保鲜袋,吃完饭后拿上几块干面包作为第二日的干粮;只吃面包自然有些单调,所以我们会带香肠或是肉罐一类的干货,顶饥冲饱。就这样,一顿午饭,就着黄沙,伴着西风,夹着面包,嚼着香肠便解决了。

午休过后,继续依山而行,上至山顶,午时许到达Bocca u Saltu(1250m),此处风景绝非最佳,但足以穷极天下,山上尚且有树木花草,所以尚未露处北段山峰的狰狞。
山顶处遇见了接下来几日都会遇见的乌克兰夫妇和四位法国小哥:乌克兰夫妇不会法语,英语也有些吃力,但因为在德国工作,讲着流利的德语,大概受乌克兰语的影响,大舌音特别重,先前学过几日德语,虽说年久失“修”,但交流“尚可”。乌克兰夫妇短粗的身材,个子不高,都在1米6左右,因为全程住帐篷,还要背干粮,他们的背包足有60L,男人的嗓门极大,说起话来声如洪钟,震得山中鸟雀尽飞,我们也被吓得魂飞魄散,不知二位是在吵架还是在吵架,后来也便习惯了。女人火红色的头发在后边扎了个小揪揪,俏皮着,不似男人,态度也温和的多,男人时不时的冲着她吼,但他们之间讲乌克兰语,具体喊得什么我们也无从得知。四个法国小哥身材高挑,体型健硕,纵是男人见了也要春心荡漾一番,打头阵的小哥着红色背心,头上戴着Gopro的移动摄像机,他们要一日赶两日的路,上山几乎靠跑,下山几乎靠跳,让我们着实的为他们膝盖捏了把汗,年轻,真好!不多时来到一个石山脚下,山不算陡,但多怪石,奇松破石而出,屹立山腰,路便是在这乱石岗中爬过。路虽不险,但也不易,四肢并用才是硬道理,因为网上资料说今日的路程是容易的,我们也一度怀疑走错了路,错过了客栈,后来明白,这无非是给大家做个热身,也为后几日行程埋下了伏笔。

过乱石岗到达今日最后一个山峰(Bocca u Bazzichellu),山顶有个硕大的松树,大树底下好乘凉,大家便决定在此休息;山顶有路人摆出的GR20 2014的字样,我们便乘人之便,拍照留念;不远处几头啃草的老牛,也许见惯了过路的游客,若无其事的啃着路边的野草,妈蛋因为乳名是奶牛,便是“死皮赖脸”的要和牛合影,哪怕只是牛屁股。。。

过了山巅,便是一马平川了,虽然依旧上上下下,但路明显好走了许多。下午5时许便能遥望到客栈,客栈与我们相隔一个山涧,平躺在对面的山坡上,虽已乏困,也知客栈还有数里之遥,但足以“望梅止渴”。

说是客栈,还是难民营来的贴切,由于山上物资匮乏,食物大多是汤,豆子或是意面,但这些东西对于行走了一天,啃了一天干面包的人来说,绝对是饕餮盛宴!住宿条件极差,多是通铺,要自备睡袋,床上多有跳蚤,被蚊虫叮咬是再正常不过了。姗是我们的人肉蚊香,所到之处,蚊虫皆尽,草木不生,虫族终于忍无可忍,在后半程对姗进行了惨绝人寰的报复,姗的身上被咬出了各种包:连环包,包中包,蒙古包等等。索性没有伤及无辜,我们得以侥幸。

抵达客栈后冲个凉水澡,吃了晚饭,静等着夕阳落山,在呼声震耳中入眠,便是山里生活的全部。山上天黑的早,不到7点,天已擦黑,大部分的徒步者便早早上床入睡,而对于久居巴黎的我们,生活才刚刚开始,虽然已然疲惫不堪,但闭上眼终没有睡意,索性围着桌子打牌聊天。也许聊的兴起,声音不自觉得大了起来,一位老太太示意我们小声些。老太太60余岁,花白的头发,皮肤因为常年参加徒步和马拉松运动而晒得黝黑,在法国,叫做“bronzé”,1米63左右的身高,中等身材,瘦而结实,上身穿着红色的抓绒衣,下身黑色紧身裤。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位老太太,她也便成我们一路上最“忠诚”的伙伴,因为行程一致,所以几乎每天都会相遇。GR20一路上会遇到许多如此的同行人,但有时候会因为速度不同,行程不同与一些朋友擦肩而过,而老太太是我们路上遇上的唯一一个机会每天都会遇到的朋友。后来谈话得知,老太太和一位大爷在网上相约一起来走GR20,老奶奶住在马赛,而老爷爷住在格勒,老爷爷数年前就曾走过GR20,这次,不过是重走旧路罢了,不过这次他只走北段,因为对于他来说,南段的路太没有挑战了。而老奶奶陪伴我们走了全程。


GR20Day2:2014年8月17日,Refuge Ortu di U Piobbu – Refuge Carozzu。

距离8公里,上升海拔620下降海拔920

经过第一日的奔波,大家大多浑身酸痛,但因为行程安排,6时不到,便要从床上爬起来赶路,客栈的早餐很简单,奶粉,可可粉,干面包,黄油,果酱,因为在山上,喝热水也变得奢侈,水,自己打;火,自己点;有锅有灶台,自己看着办吧

出了Refuge左行不远,进入山林,起初顺溪沿山脚而行,山峰遮挡了大部分阳光,所以算不上灼热,山不陡峭,只要一双防滑的鞋子,便足以应付。这里的山,已经多少有了北部山峰的样子,硕大的石块,暴露在炎日之下,偶然的绿色,遮不住满目的苍凉。在石块上跳来跳去,绝不是件省力的事情,尤其在10几公斤的大包的添油加醋下,身子显得极为笨拙,眼睛绝没有打瞌睡的功夫,瞅着前边的路标,瞥着脚下的碎石,“擦枪走火”的滑倒事小的,若是扭伤了脚踝,对于后边的山路,便只能喊“臣妾做不到”了。

抵达山顶,满目苍穹,石峰林立,姿态万千。

午后1时左右,绕过一个山峰,寻的一处巨岩,巨岩下就餐,遮阳蔽日。午饭过后,一大波云雾,随着大风汹涌袭来,不时便云里雾里,回头不见来路,远望不见,只能随着前面的脚印亦步亦趋。好在有风,云也走的快,背起行囊继续赶路。

科西嘉的山绝不是一盏省油的灯,如果你认为爬到了山顶就大功告成,就大错特错了。爬到了山上想唱歌,看到下山的路就该想骂娘了。在大石块上爬山还好,无非费点体力而已,下山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。自身的体重加上包的重量,大石块上下来,对于膝盖绝对是一种酷刑,一路走下来,膝盖非肿即胀,满“腔”的怨恨发不出,只能用撕心裂肺的疼痛来抗议你的蹂躏了。虽是下山,但也难免有爬高上低的地方。但提一处,好端端的路断在了一个悬崖,对面的路在两三米的头顶,中间隔着1米宽的峭壁,胯下,是飕飕的西风,碎石,和一失足必成千古恨的悬崖。汉子见了,也要屁滚,妹子们就只能尿流了。。。

第二日的路,难度不算大,但在大石块上消耗了很多体力,路又冗长,走到最后,也只得望路兴叹了,眼瞅着Refuge在不远的脚下,却九曲十八弯总也走不到尽头,也惹的妈蛋忍“泪”不禁,娇滴滴的把泪洒。那种涨红了脸,一滴一滴眼泪往外挤的样子着实可爱。

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Refuge,Refuge门口张贴着一张寻人启示,大意是一个美国大叔走GR20不幸失踪,近一个月了,仍然尸骨未寒,想必早已被山中猛兽消化干净了。不禁毛骨悚然,意识到了GR20的危险,这时候回头应该是来不及了,只能临时抱佛脚把山神土地公帝哥稣哥阿拉哥哥观音姐姐玉帝哥哥。。。等等能想到的神仙拜了一遍。

GR20 Day3:2014年8月18日Carozzu – Asco Stagnu

上升790 下降638 距离6公里。

早餐依旧如故,但老板淘气的在餐布上写上了wonder的名字。出了Refuge下山不远,便遇见了前些日子明信片上看到的铁索悬桥,桥小巧可人,只有十米左右,横跨山涧,大概是旱季的缘故,水浅无鱼。桥端遇见了德国一家人:男孩至多有12岁左右,男孩身体精瘦,170左右的身高,高出一头的背包与其身材不相符,他的父亲身材高挑,背包最大,上面绑着已过偌大的太阳能充电板,因为照顾妻儿不停的跑前跑后,脸上留着短短的胡渣,应有几日没有剃须了,目光深邃,始终让自己的妻儿不脱离自己的视线。一路上遇到的最多的是德国人,徒步时德国人钟爱的运动,但凡在欧洲徒步,总能遇见德国人。

今日的路与前几日的路没有太大的差别,纵是风景也相差无几,所以不足冗言。唯有山巅之上,要紧贴岩壁绕过山峰,岩壁陡且滑,若只身行走,紧贴岩壁便绝无大碍,惟一的问题就是十几公斤的背包,背包把人的重心从内向外拉,颇似一张大手想硬生生的把你坠下山谷,想活命的只有手指扣进石缝,死死的拔着岩壁缓缓挪步。

今日的难度不大,约至6时抵达营地,营地所在处是一个小镇,与其说是小镇不如更像一个停车场,一个refuge,一个hotel便构成了小镇的全部,感谢wonder的先见之明,我们定的是Gite,虽然只隔一条街,但一个在天堂,一个在地域,Gite不但有水果的补给,晚饭不再是干面包和豆子,甚至还有了洗衣机,烘干机,洗澡也不需在刺骨的山泉水下瑟瑟了。

晚饭是极其丰盛的,头盘是一大盘蔬菜沙拉,主菜是肉酱意面,甜点是Carmel。

下图为处女男亮所为:

GR20 Day4 2014年8约19日Asco Stagnu – Tighjettu

上升999下降981,距离7公里。
上升999下降981,距离7公里。

早上睁开眼睛浑身酸痛会想,这是一个开始,未来的一切都会更好,这是所有幸福的开始。现在我才明白其实那就是幸福了。

出了客栈,走了许久却依旧不见红白路标,便五人四散开来分头寻找,终于在一巨松之下寻到了早已风蚀的路标。今日起始的路程颇似当年环勃朗峰,平而舒缓,先是群峰之间的脊谷中沿溪而行,而后缓缓上山,所以走的十分惬意。由于官方网站和其他攻略都说今日的路是最难得,不免心中小觑,不过如此而。

爬至山巅,至隘口处明白了官方向导的用意。不免倒吸一口气。

隘口下去是80度的悬崖,下去后再从斜对面山上的悬崖爬上去。山隘处,寒风凛凛,但大多数徒步者宁可盯着寒风缩成一团,啃着干粮,一可疑减轻背包重量,二可以养精蓄锐。山顶之上,遇见了我们连续几日会遇到的一群德国小哥,他们一行6人,2女4男,他们每人的背包都在60L以上,为首的小哥圆脸短发,典型德国人的高大粗壮,1米8左右,草绿色方格衬衫,齐膝短裤,背包的肩带上别着尼康D80相机。小哥十分友好,后来交谈得知,这是一群博士,为首的小哥是搞核能的。

上山容易下山难,先表下山:因为是80度的悬崖,人背着10几公斤重的大包,极易失去重心,只能紧贴崖壁,落脚处不过一寸宽的岩缝,为了保证自己不掉下去,只能死命的把手指头往石头缝里扣,也顾不得指甲崩裂与划痕,只能任其咕咕的冒血,还是保命要紧。扒着岩壁,窥看脚下,除了自己的脚,望不见下一个落脚点,只能扣着石缝,几乎让双臂承担着整个身体的力量,探下去一只脚,来回的摸索,中彩票般的探到下一个落脚点。寻的不好,便能听到一群碎石滚落谷底的声音,纵是一身虚汗,还好,下去的不是我。

由简入奢易,由奢入简难,先下后上看似由难入简,也绝非易事。好在,爬山总是能望见前边的路的,至少能望见下一个着力点,总比下山一步一步摸索的强。妈蛋是个软妹子,爬起山便是一骑红尘,一溜烟的功夫把你甩至千里,抬头仰望,只见肥臀在天上摇晃,渐行渐远,最后只剩一个白点在蠕动。

我与姗姗,妈蛋一行先行抵达山顶,刘亮保护wonder断后。天色渐暗又担心没有晚饭,我们三人决定先行下山赶至客栈订餐。一路下山倒是畅快,妈蛋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,大喊道:“我使出了挤奶的痛!霎时,惊得山林瑟瑟,群鸿叠起,后来解释原话应为“我使出了吃奶的劲,膝盖依旧疼痛”,但作为Murex的优秀员工,业务繁忙,惜字如金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后来证明此言不虚,下图为妈蛋的腿:

至客栈,客栈老板人很热情,也是我们GR20一路走下来感到最热情的Refuge老板,提着一个大水桶,里边灌满了科西嘉当地产的烈酒,老板说有70度,壶上挂着一个喷头,ci水枪似的往我们嘴里喷酒,一人赏一口,于我们压惊,姗大喜,忙招呼老板大喝一声:唉!于洒家多来几口!老板顺势将姗一把揽入怀中,姗斜头轻靠在老板的肩头,脸色泛出了果红色。双眸紧闭,娇羞的张出血盆大口,老板也毫不客气,提壶猛灌,眼看壶里酒去了大半,姗姗仍无退意,老板心里寻思着:“妈蛋,今天要亏本了!”也顺势渐渐收起了酒壶,姗姗酒意未足,只得怏怏。意犹未尽,大喝一声,老板!上啤酒!老娘有钱!

晚上8时许wonder和刘亮也陆续抵达客栈,老板也便开始上饭,饭菜不错,前菜是酸黄瓜和科西嘉家养野猪肉的香肠,主菜是意面。同桌的还有一对意大利夫妇,也是傍晚才到,人很友好,看着我们一群虎狼之师,狼吞虎咽的往嘴里猛塞意面,刹那间,一洗脸盆的意面见底,又垂涎于他们剩的半盆意面,便将他们剩的意面香肠都给了我们,来不及感谢,便又一扫而空。

酒足饭饱,躺在客栈外的长椅上,静静的望着天上的银河,很美。浩瀚星空,人类不过一粒沙,所知极少,太多的谜团有待探索,所以便对那浩瀚的宇宙有着无尽的想象。仰望星空,感到人类的渺小,自然的伟大;仰望星空,人会学会谦卑(银河图盗自炎冰)

GR20 Day5 8月20日 Tighjettu – Gastel di vergio

距离14公里,上升512m,下降315m。

子曰:“三人行必有我师娘。”行者,多卧虎藏龙,看客栈的留言簿便一眼望的出来,不少游客或是描了个自画像或是随手临摹下了客栈的外貌,我等没有这般巧夺天工的手艺,只能灰头土脸的涂上两笔,签上自己的名字,以示到此一游。

经过了昨日悬崖上的蹂躏,也算是鬼门关里走了一遭,重生后的感觉只是周身乏痛,青肿相接。活过来已是万幸,哪顾得如何活着。早上起来,精神头儿都不错,从refuge一路向下,相去昨日,路程轻松了许多,下到山谷,回望半山腰的Refuge,俨然架在石山上摇摇欲坠的木头盒子。

下山之后,便是顺着溪水而行,多是林荫小道,所以走的惬意。妹子们便索性打开了话匣子,虽然只有三个女人,却已然一台戏,说着唱着笑着,好不热闹。好景不长,一小时后便又是上升,山不高不陡,只是天气炎热了许多,没多大的功夫,便满身臭汗,伴着飞扬的尘土,轻轻一搓,便能整出泥来,若非没有砖头,否则准能给您砌出一个小别墅来。

翻过500米的山坳,之后便是沿着山腰的一条蜿蜒的小径曲折向前,小径途径一个refuge,连日来的风采露宿,使在餐桌上完成午餐成为了奢侈,而途经客栈,便让奢侈成为了现实。由于连日没有新鲜蔬果的补给,只能靠泡腾片来补充维生素,其他客栈由于运输不便,鲜有瓜果蔬菜供应,这里有了沙拉,便绝不能饶过。一人一份沙拉,当然不能奢望太高,几片西红柿,几根绿豆角罐头,在堆砌点沙丁鱼罐头,点缀上几片香肠,已经十分足了,可惜连日的风吹日晒,嘴唇干裂的厉害,每吃一口沙拉,蔬果的汁水沁入干裂的嘴唇,都会疼的厉害。

酒足饭饱,又补充了水便继续赶路,下午的路夹在山谷中,虽不是一马平川,但相当好走,山谷夹着溪流,傍溪而行,起初觉得壮丽,走的乏了,也便审美有了些疲劳,加上烈日当头,又无树荫遮挡,仅靠着湿透了的遮阳帽围出的些许阴凉,姗姗腿长,走的飞快,再往后,怎也望不见我们的踪影,索性甩开背包,脱掉鞋子,两根肉柱,直挺挺的插入水中,暗自为水中的鱼儿捏了把汗,亦为科西嘉一条清澈的溪流被污染致以深深的哀悼。阿门。

沿着山谷走了大半晌,树木渐渐多了起来,前端的路兀的右拐,便彻底拐入了山林。此时人困马乏,口中干渴,在树林中绕了许久始终不见出路,遇了山人,山人说10分钟就到了,不由大喜,但又绕了近半小时仍不见尽头,而经过的几处景致出奇的一致,大家不由得怀疑是否走错了路,甚至一度出现了“幻觉”,但路只有一条,也别无选择,晚上的gite是在一个小镇子,旁边倚着公路,所以寻着引擎的声音终于在一不显眼的地方,拐上了公路,沿着公路不就便到达了小镇Castel di Vergio。

今日是钱主席的生日,钱主席所率领的人估计已把吃喝漂睹抽发挥到了极致。为了庆祝这一伟大的盛事,我们也在gite大吃了一顿。在gite的套餐中,前菜是蔬菜汤,主菜是牛排辅以煎土豆片和蔬菜熬菜,甜点是苹果派。前文说到偷面包,旁桌的将这一传统发挥到了极致,直接拿保鲜袋装蔬菜汤。。。

GR20Day6 8月21日 Gastel di Vergio – Manganu

距离14公里,上升512m下降315m。

昨天吃的满足,睡得也相当舒适,偌大的8人间被我们5人承包,3个女生睡内屋,男生就自然而然的承担起了看门的任务。

早上出发时,阳光早已暖洋洋的洒在对面的农场,农场里圈养着各类动物,猪儿,牛儿,羊儿,马儿,互不侵犯,各自吃各自的食儿,各自晒各自的太阳,当然,前提是,您别进了我的地盘儿,否则爷我可不答应。一只带有白斑的猪妈妈端庄贤淑的静坐着,守望着她的猪娃儿们,如此乖巧的猪儿我倒是头次遇见,端坐着,直至猪娃儿们玩儿累了,簇拥着拱着他们母亲的奶头时,猪妈妈才懒洋洋的站起身来。这里的猪是科西嘉著名的散养野猪,因为是散养,肉质比一般的猪肉更紧更有嚼头儿,所以科西嘉的特产之一便是这野猪肉香肠,咬一口满嘴留油。

言归正传,出了客栈沿大陆而行,行至不远,就能看到Gr20的红白标,指向森林深处的一条小路。总的来说今日的路不算难走,只是比前些日子多了几公里罢了。出了山林,绕山而行,山巅之处遇见了马队,是一群参观的游客,带头的是科西嘉当地的一个姑娘,棕红色的头发,带着西部牛仔的帽子,皮衣皮靴皮帽子骑着高头大马,怎一个帅字了得,马队中极不协调的混着一头驴,长长的耳朵出卖了它,驴背上小姑娘似乎也不太开心,满脸写着“别人骑马我骑驴”。

送别了马队,我们就躲在一块巨岩之下吃午饭。午饭简单无须赘述,但吃饭的时候遇见了我们后来戏称的“火鸡哥”。“火鸡哥”身高1米85左右,皮肤白的恐怖,没有一点血丝的白,而被太阳晒到的地方,似乎因为没有涂防晒霜而火红火红的,他体型修长,虽浑身的肌肉,但却显得瘦弱,他青筋暴露,肌肉亦是狰狞着,腿部似乎受了伤,肌肉恐怖的扭曲着,他军绿色的背包80L有余,硕大的行李,压得他直不起腰,他走的很痛苦,神情沮丧,似乎与同伴走失,来到我们旁边的巨石的时候,他亦扔下背包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我们问他是否需要帮助,他婉谢了。送走“火鸡哥”,遇见了我们第一日遇到的老太太,她说她和老爷爷失散了,又在一个地方不小心摔倒了,眼角受了伤,问我们是否有一种药,因为词汇有限,始终没能明白她指的什么药,便把所有的药逃出来让她挑选,似乎没找到她需要的药,老太太便继续前行了。

吃完了午饭,走不多时,迎来了科西嘉的第二大湖——Nino,占地6.5公顷,是一片湿地,大湖坐落于山谷之中的平原上,是方圆几十里动物的主要水源。

湖的周围跑的最多的是马群,诺大的平原,是马群的天堂,随风飘荡的鬃毛如姑娘的长发,矫健的步伐,在碧水蓝天下勾勒出最美的线条,这里见不到蒙古草原上那奔涌的马群,那种声势声浩大,呼啸而来如天崩地裂的雄壮在这里是找不到的,如此静谧的马群围绕在湖边静静的吃草,时而倦了,抬起头来,奔上两步是一种静谧的美。这里的马儿,大多不怕人,即使你走到跟前,也最多懒洋洋的看你一眼,又低头吃他的草去了,只有那小马驹儿,调皮起来了,会与你逗上一逗,马驹儿的毛细腻而柔软,如天然的棉絮,细腻光滑,羊绒娃娃似的淌在手中滑过,那种细腻是难于用语言来描述的。

玩倦了,继续赶路,之后的路程在山谷中穿过,直至refuge才有一点上坡,对比前两天的路也只有安逸来相配了。

GR20Day7 2014年8月22日Manganu – Petra Piana

距离10km上升830,下降589

今日的路与前些日子相仿,以至于回忆着回忆着就混淆了,不知是今日的情还是昨日的景,忆来忆去忆不出个所以然来。直至中午,越过一个山隘之后,风景才有了起色:此处是眼睛湖。

之所以喊他眼镜湖,是因为两个湖紧邻着,形状相仿,只是大小不同,颇似一副架在山巅之上的眼镜,高山之上,湖水湛蓝,有小路可以下至湖底,但因与GR20的路背道而驰,考虑到时间和体力原因,就放弃了去湖边玩耍的想法,否则想必也是件美事。

由于路途不难,今日行程也不紧,一行人,兴起便仰卧在巨石之上晒着太阳,望着天空,数着云朵,便结束了一日的行程。

GR20Day8 2014年8月23日Petra Piana – L’Onda

距离10km上升490,下降903

昨日傍晚在客栈与老爷爷讨论了今日的路线,今日的路线有两条,一条是variante,走在山巅之上,路比较险,相对难走,但可以一览众山小,并且相对路程较短,如果走的快,只需半日便可抵达,唯一的问题是,今日风大雾浓;另一条路是GR20的官方路线,在山下行走,穿行于山林之间,路程相对冗长,亦无风光可言,但相对好走。 我们5人经过讨论,一直决定铤而走险:走在山巅。

Variante的路是由双黄线标示,出了客栈下了一段距离不久,便沿着双黄线再次爬到了山巅之上。此时,雾意更浓,前不见去路,回不见归途;风劲更大,山巅之上,无遮掩之物,左摇右摆,随风逍遥。走了2个小时,人影不见一个,我等心里多少有些发毛,一览众山小已是妄想,能找到脚下的路便是幸事,由于雾大,我们5人不敢走的太过分散,只能紧挨着。所幸不多时,遇见了来人,we are not alone!

翻过几个山峰,来到了屎山,山峰上堆满了厚厚的羊屎蛋子,每走一步,便没入了屎的海洋,屎的味道配着羊膻味,臭意盎然,随着大风,直勾勾的往鼻子里嘴里灌,道不出的味道。

过了午时,路就平缓了许多,下午2时左右便到了客栈。由于第九日的路不难,也不长,本意一起走完,因为第九日的终点站是Vizzavona,一个小镇,有充分的补给,有旅馆可以好好地休息下洗个热水澡恢复下体力,也是我们与南部方面军会合的地方,没准能早些见到她们。但风和雾实在太大,客栈的同行之人也不建议我们铤而走险,不得不放弃了计划。

今日的Refuge在半山腰,而饭厅和老板在山下,所以吃饭还要上下山,好在有热水,2欧便能洗个热水澡。因为之前不知道此处有Gite,又是同一个老板,所以之呢过望Gite兴叹,之后来走GR20的朋友可以在此处订Gite,价钱差不多,但条件好很多。

GR20Day9 2014年8月24日 L’Onda – Vizzavona

距离10km上升711,下降1221

今日是与南部方面军会合的日子,我们异常的兴奋。

早上起来,雾意尚浓,朝霞密布,红灿灿的惹人怜。

今日的路程只需翻过一个山凹,便一路下坡,穿过山林,就可抵达Vizzavona,至此,北部路程结束!经过山凹处,遇见一个墓碑:2003年冬季,登山家Pierre Etienne和他亲爱的小狗Lola走GR20,葬身于此,海拔2141m。天下山友是一家。默哀。

下午4时左右,我们到达了Vizzavona的火车站,南部方面军也正好抵达,相遇甚欢。南部军,面红服白,体态圆润,精神饱满,容光焕发;北部军,衣衫褴褛,疲惫不堪。南部军为我们带来了充足的补给,刚到旅馆北队五人便一拥而上,拼命的往嘴里塞吃的。只记得冯导的《甲方乙方》里去农村体验生活的经理,蹲在村头啃着偷来的鸡“恁咋才来嘞”。此时的我们便如此这般。

GR20Day10 2014年8月25日Vizzavone – E Capannelle

距离:14km,上升海拔890m下降224m

上回说到,南北会师于Vizzavona。小伙伴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Vizzavona在GR20的路上也算一个有一定规模的镇子了,所以住宿条件也向城市靠拢,所以大家都睡了一个好觉,北段炼狱归来的小伙伴们也活过来了。住的旅馆与南段的起点还有一段距离(起点在Vizzavona火车站附近),结了帐老板派车把我们一行9人送到出发的位置,开启了南征之旅。

比起北边的路,南方的路好走到无聊,始终穿梭于山林之中,虽有绿荫蔽日,但也见不到什么景致,一行人,只需排着队搭着肩膀闭着眼也便能走到客栈。走的乏味了,妹子们索性放声高歌。这要感谢炎冰大哥,不但为我们带来了食物干粮,还为我们带来了三个妹子,所谓精神食粮!妹子们一路高歌,使得行程欢快了许多,后来有一天,妹子们缄默了,路人诧异“你们的歌声在哪里?”

行至午时,经过山顶的一块小平原,中央一棵松树,不偏不倚,下边堆砌一圈怪石,不知是路人有意之为,还是天人的无意之作,总之这里吃饭时再合适不过了。

松树枝叶并不繁茂,熙熙攘攘,所以并不避荫,但有总是比没有强,人懂,动物也懂,吃饭不远立着两匹野马,白加黑,也许是野马的关系,没有人帮他们清洗,满脸铺满了绿头苍蝇,着实不讨人欢喜。看到我们吃的津津有味,马儿也便耐不住了寂寞,踱着步子便凑了过来,蝇子也便蜂拥而至。雯带的四川大头菜不但博得了我们的好评,也得到了马儿的赏识,不停的凑过来求分一瓢羹,迫不得已,只好轮流拿着碎面包把马儿引至别处。。。

南段的路晃着晃着也便走完了一天的行程。晚上住的仍是Gite是个套间,里边6张上下铺,外间6张上下铺,晚上闲来无事,白天又没有怎么耗费体力,饭后回到寝室便成了茶话会的时间。妹子们提议每人自曝一件小时候的糗事,在姗姗和小芸自报家门之后,妈蛋便夺过了话语权,变的一发不可收拾,大致可以总结为:成都某小区惊现不明女尸事件,四川大学妙龄女生纵楼事件等。。。提起当年路过女尸脚踏鲜血仍淡然走过,妈蛋依旧一脸淡漠,而听者早已悚然。妈蛋一脸严肃,“严肃点,都是真事儿!你们认真想想。。。”然后开始我行我素的进行细节描写。。。

GR20Day11 2014年8月26日E Capannelle – Prati

距离:17km,上升海拔890m下降590m

今日的路依旧如同昨日没有太多亮点,所以如果走GR20不建议只走南部。。。

唯一的欣慰是由于树木丛多,不再如北山“树不蔽体”,动物也便多了起来,为南边的路增添几分趣味。中午躲在林子里吃饭,4头野猪寻着味儿便摸了过来,好在多是幼猪,个头儿不大,眼巴巴的瞅了我们几眼,看寻不到半点便宜,便四下退去,回到树丛里拱食去了。

刚出发不久,经过一条小溪,路程不紧便成了大家戏水时间。

玩了许久,也厌了便继续赶路,走不远就经过一家客栈,是个Gite,Gite正在烤肉,巨大的石块是天然的烤肉台,中间用铁板和木头支起一个架子平铺着几块肉排,许是刚放上去的缘故,肉排还是粉嫩的颜色,咕咕的冒血,血顺着铁架滴到了下边吐着火舌的木炭,呲楞一下子,火苗蹿的老高,气焰嚣张的燎了一下肉排肥嫩的小腰,肉排惊慌失措,茫然挤出几滴油水,以为这便可以收买了这撩人的火苗,没想到火苗却更欢了,眉飞色舞,滋滋的吐着火星子,就这么翻来覆去几个回合,肉排便败下阵来,脸色煞白,泛着焦黄色,趁着火候忙在伤口上洒上一把盐巴和胡椒,伴随着一股四起的白烟,香味一下子就沁满了整个山林。此时若是能冲个热水澡,一杯红酒配肉排,舒服的窝在沙发里。。。

面对着极大的诱惑,今日剩下的路也不多,明天早上再赶也来得急,于是果断决定留下。。。一同留下的有洁雯亮。其余人要把艰苦朴素发扬到底,于是决定,我们留下的明早提前出发,追赶大部队。

GR20Day12 2014年8月27日Prati -Usciolu

距离:10.5km,上升海拔697m下降747m

破晓。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。因为昨日享了福,今日要加倍的赶路。天未亮,我们四个便起身收拾行装,简单的早饭后便上路了。

昨日的烤肉沙拉,热水澡,休息了一下午,加之酣睡一场,把之前的体力也便补了回来。加之起初的路多是穿梭于林间的缓坡,便一鼓作气的冲上了半山腰,此时的日头也刚刚露面,从山的背面折射过来也不觉的刺眼,由此处往远山,山多平缓,起伏而连绵不断,大概已与北峰相去甚远。

稍整片刻,继续赶路,9时许至山顶,得到的是一望无际的壮丽:山顶是一片空阔的平原长满了齐膝的毛草延向天边,兀的跌落入山崖下的一片泱泽的水洼地,水洼地有农田相伴,斑驳隔离的分割着地面,一条银链从山脚蜿蜒入海,海还没完全醒过来,海面上涨满着雾气,朦朦胧胧。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昨日分兵两路,在我们苦命追赶的同时,另一队人马也已然开路。对讲机里传来炎冰的召唤,隐约的一声“喂”后便再也没了夏雯。此时的我们已然能望见他们住过的客栈,便快马加鞭,一路小跑赶了过去。此时对讲机也传来个对方的讯息,他们已经出发近一个小时,在对面的山头等我们。

对面的山头是脚下路的延续,山巅之上崛起一堆巨石,巨石之上有一个十字架,一队便在那巨石之下等我们。

也许一队等的无聊了,便开始攀爬巨石堆。因为巨石堆非常规线路,石面光滑,小芸脚底一个不留神滑了下去,众人惊呼的同时另一个黑影突然闪出滑下山去抱住了小芸。

就在二位缠绵的时候,方言和姗姗已经爬到了十字架,向我们招手,不久后我们也到了巨石堆下,大部队再次合二为一。

今天的路比南部前两日路难走了些,但所见风景依然毫无亮点,只是小芸的腿似乎因为前边滑倒有些拉伤。

曾在北段,我们就曾意淫,钱姐会手提10个西瓜与我们会和。钱姐其人,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是我们队中的女神,女神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上马定乾坤,力能扛鼎,一个女子顶两个汉子。所以第九日会和时,钱姐上山入伙没有带西瓜而来我们多少有些失望。

至客栈,钱姐抱来西瓜橙子。众人惊呼:钱姐真神人也!

GR20Day13 2014年8月28日Usciolu – Asinau

距离:20.5km,上升海拔845m下降1065m

由于昨日晓芸姐膝盖的筋腱拉伤,加上今天预计有8小时的山路,所以炎冰大哥决定带晓云提前撤离,到最近的村子搭车去小镇,翌日中午再与我们会合。而分别的地点就是客栈对面的山上。

至山顶,顾不上气喘,便要再次分别了,炎冰做了催人尿下的陈词演讲,肯定了我们多日以来艰苦朴素团结一致的工作作风,希望我们再接再砺,落实党和国家的基本政策与方针,发扬我党不怕吃苦的光荣传统,坚决走完GR20。话未毕,芸姐和妈蛋就潸然泪下,泣不成声。

分别之后,依旧如昨日一般,行于山巅。层峦叠嶂,起伏延绵,云似万马奔腾,横于山涧,不见丘陵,难望远山,阳光倾盆直下,金光四溢,难于睁眼。近十时缓下山巅,山下,忽的又一番景致,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草甸,点缀着四色的小花,起伏丘峦,延续天边。

午时抵达Refuge Matalza,在最新的向导指南里,这一段路已被分为两天的路程,此处的Refuge也是新修的,大概是考虑到这一段路有些过于长。稍作休息,简单的午饭之后便继续赶路。

下午的路与上午的后半晌的路无太大差别,多是丘峦,已然审美疲劳。

下午5时许至山底,应是今日最后的冲刺。至山巅,路人告诉我们下边便是客栈,但此时起了大雾,云雾弥漫,难寻脚下的路,加上今天路途过长,水已耗尽,加之天气炎热,wonder有些中暑了,于是便决定在山上多休息一下。况且,此时时间尚早。

休息了半个小时了,汗已落尽,身上感到一丝凉意,山上的雾也褪去了大半,便再次启程下山寻至客栈。

下至山谷,便是客栈。客栈老板有两个娃娃,客厅里挂着镖盘,小男孩便在来往的过客中挑选着他的挑战对象,当然,我们也不是例外。

饭后,大家在客厅里如往常一般休息按摩,各自忙着各自的事儿,妈蛋拿着电子书出去上厕所,由于厕所离客栈很远,走路来回也要十几分钟,所以妈蛋长久没有回来大家也没有在意,但一个小时后,妈蛋仍未出现,大家不免有些担心。。。正在大家欲出门寻找的时候,妈蛋拿着书回来了:“坐在马桶上睡着了。。。忘拉屎了。。。”

GR20Day14 2014年8月29日Asinau – Paliri

距离:15km,上升海拔429m下降910m

前些日子在客栈休息时,那位来自格勒的老爷爷说今日有一条variante的路线,有小黄山之誉,但中间有一段路相对难走些;而GR20的官方路线多在山下,没有特别壮丽的景色。两条路线会在1小时左右后分道,于终点会合。于是大家决定先走着,到分叉口了再决定向左向右。

出客栈,先上而后下,望远山,山的那边便是“小黄山”了,不免期待。

树林里穿梭了近1小时候抵达分岔路口,大家决定分兵两路,由于数十日的跋涉,wonder体力略有不支,再加上传说有一段路仍需要靠铁链攀爬,而铁链,已如毒蛇一般盘绕在wonder的心中,成为了挥之不去的梦魇,wonder决定走官方路线。其余六人,我,洁,蛋,姗,亮,雯本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思想方针,决定上山觅景。

山不高,但坡度大,盘旋而上也是相当累人的,爬至山顶,汗衫尽湿,上气不接下气。小黄山初露端倪。奇石怪松相应成景,云裹着山,山抱着松,层峦叠嶂,妙景横生。

山上逗留片刻,因为时间关系,便要赶着下山,相传的险路,走过了,不过尔尔,尤其对于走过北段的人,便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至山下,回望远山,山显的愈发雄伟,而山下有一个圣母玛利亚的玉像,应是保佑路人平安的。

中午一点左右,抵达小镇Col de Bavella,Wonder早已抵达,而冰芸早已久候。沿着公路,绕过山便是订的Gite,冰芸从山下带来了新鲜的水果和妈蛋念叨已久的白煮蛋。

在客栈吃了一顿大餐后,大家休息片刻,炎冰说,山下有溪,溪下有湖,湖中有美女,是故,冰云我洁雯亮便开车下山。溪顺山势淌下,水流不大,一块巨石恰到好处横在了溪的去路,巨石斜向下30度,石面光滑平整,溪也便顺着石淌下入湖,湖深两米,无鱼。说巨石恰到好处是因为他是天然的滑梯,人们爬至石的最高处,慢慢坐下,平躺着身躯,水流成为助推器,而后轰的一声溅起两尺高的水花,应声入池。

戏耍后大家一起吃了晚饭,便要再次分别了,雯冰芸是翌日的飞机,于是今日他们便开车撤离了。而明日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日。

GR20Day15 2014年8月30日Paliri – Conca

距离:12km,上升海拔160m下降963m

如同往日,清晨6点起床,洗漱毕,准备出发,今日是GR20的最后一天路程。

风景是昨日黄山的续曲,但已无心恋战。11时左右走到一家客栈,是向导书里倒数第二天指定的客栈,由于我们贪恋Gite的美食和热水澡,就订在了之前的Gite。Gite的主人不在,大概去山下购物了,只有两个同行的路人也在休息。我们也就就近选择了一个长凳和桌子坐下来休息,吃点东西补充下体力。四周环顾参观了一下客栈,暗自庆幸我们的英明选择——住在了Gite。客栈有点类似陕西的窑洞,房屋低矮,拱形的大门占据了大半个墙壁,只有大门两侧两个见方的小窗口往屋子里投射出一点光亮,大通铺垒在一个高台上,并排堆砌着床垫,散出一点霉味。

主人家养了一条黑色的大黑狗,年岁已大,皮毛粗糙已经失去了光泽,爪子也已磨的有些秃了,没跑两步便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。见我们休息吃东西,他也便凑过来,我们撕了几块面包给他,他吃力的用舌头将面包混着昵图舔入嘴中。继续在一旁卧着守候着我们。

休息好了继续赶路,大黑狗不知是为了感激我们喂了他面包还是出于好客之情,始终跟着我们为我们带路,我们走,他便走;我们停,他也停。一步不离的守候着我们。乃至我们中午休息午餐,他也静静地卧着路边,等候着我们,只是年岁大了,一步不如一步,气也愈来愈粗,却始终跟着我们。直至把我们送下了山,到了山涧,才洋洋而别,滚入溪水中,大口大口的喝着溪水。

天气愈发炎热了,大家的水已经耗尽,早已疲惫的身躯迈不开步子,每迈一步,浑身冒汗,烈日当头,又没有太多这样的树木,多少有点中暑,只求能早些到了终点。

从大狗送别我们的小溪上山,是GR20最后的上升,大概有一二百米,之后是继续下降拐入林中穿行,比烈日当头自然好了许多,但因为没有水的补给,滋味已然不好受,以至于最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机械的迈动着步子。也不知最后走了多久,突然拐出了林子,走上了公路,公路边立着牌子“Fin de GR20”。

GR20全程正式走完!历时15日,共计近180公里,累计升降13000米!

妈蛋一下子瘫坐在公路上,呜泱呜泱的哭了起来,一行人也瘫坐在路边,不知道是该感慨好,还是喜极而泣好,还是就是傻呆呆的站着,站着。这15天,在悬崖上跳过舞,与跳蚤搏过命,冲着冷水澡,唱着山歌。一路走下来,我掉了7kg肉。虽然后来很快的又长了回来。。。

 

出口处,已经有了人家,回归到人类社会真好!就近寻了一家住户讨了几大桶水喝就开始往最后的住宿点出发了。一路上多有无花果树,正值无花果成熟的季节,一群人顾不得满身的尘土夹杂着周身的臭汗,便雀跃着去摘无花果子,无花果有两种:一种是红的发紫,满肚子的蜜浆咕咕的往外冒;另一种是科西嘉这般的,周身绿色,远看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有用手捏一下,软了,也就可以下树了。摘下来,用衣服什么的胡诌的擦一下,便可咬来吃,紫红色的果肉就伴着无花果香涌出来,汇入嘴中,甜的发腻。

由于GR20终点与飞机离开的城市Conca还有些距离,所以在我们休息喝可乐的时候钱主席安排了车子来接我们。

入夜,逛小城Conca,大餐庆祝。

一路上寻人的通告屡见不鲜,GR20完成后的一年里,关于勇士们丧生于GR20路上的新闻也不绝于耳。昨日吃饭,又有两个朋友要走上GR20的征途。在这里希望他们能平安回来。也衷心的感谢一路同行的小伙伴们的相互扶持互帮互助。

一路走来,因为有你们。

自2012年开始徒步以来,于徒步愈发的不可自拔,总希望每年都能走条长线。朋友常不解,徒步会上瘾?想起了严歌苓的一段话:

“酒是辣的,咖啡是苦的。人间极乐之事,无不是苦中作乐。中国人最喜欢的两样东西,茶叶和白酒,难道不是滋味上最复杂,最不惬意的吗?喝糖水不痛苦,却也不过瘾,原来小小地受点儿罪,大大地经历一番刺激,而后灵与肉得到一种升华,一种饱和状态,就叫过瘾。”

——严歌苓

Advertisements

One thought on “GR20,山之巅,海之间

  1. Pingback引用通告: 一个人的八天一百四十公里 – 汴梁书僮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